行业动态

了解最新公司动态及行业资讯

当前位置:首页>新闻中心>行业动态
全部 6 公司动态 3 行业动态 3

黑工、黑厂、黑中介......深圳“人才”的降级生活

时间:2019-07-27   访问量:4

为最近发布了8名2019届博士毕业生的薪资方案,部分人年薪达到201万,另一边,与华为直线距离不到五公里的深圳龙华区景乐新村里,有一批人还在为了10元/小时的工作,挤破三和人才市场的门槛。

朝九晚五和朝不保夕之间,深圳被划成了两界……

在深圳,虽没有封建社会被地主老财用皮带抽的工人,在高楼大厦的背后,却有着一批作为基础劳工的“三和大神”。他们生生地把光鲜的深圳撕开了一道裂缝,从裂缝通往了一个常人看不到的地方……

“人才”产业链、黑产一条龙都集中在了这个堕落乌托邦。

当“丧”到极致的黑工摇身一变成为黑中介,洪强说:“三和所有的‘黑’集中在一起就是一本仓促的大书,写书的都是底层人”,而看书的我们,虽不敢直视,却也一读再读。

“世界五百强”

在三和人才市场,大部分三和“大神”更加信任工头,也就是俗称的黑中介。工头的招工启事简明扼要,绝对不会拖泥带水。

“龙华电子厂,十五元一小时,工期十二天。”“油松玩具厂,十四元一小时,工期半个月。”另一些则看上去底气不足,某某零件厂,一个谁都没有听说过的地方,工期两个月,一个钟十二元。

工头不断强调工作轻松,环境舒适,好打混,角落里一个小哥轻蔑地一笑,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底下最可笑的事情一样,“十二块一个钟,饿死都不会去给他做的。”

洪强就是活跃在三和的中介。

彼时,三和人才市场的大厅里围满了人,洪强正站在凳子上,一手拿着喇叭,一手拿某个工厂的招聘单,先是高瞻远瞩,谈论经济形势,接着为大家设身处地:“你们在这里站着,又没有人发工资给你。”

接着危言耸听:最迟再过半个月,你们都要主动来找我的!”他对自己的口才十分满意,“怎么样,大家想好了没有?”

“对了,我刚说的这几个厂子。有几个是世界五百强,还有国企,你们想想,这待遇和福利能少了?”

人群里哄笑:想好了,不去!洪强也尴尬地笑了。

他收起牌子,转身,走到一个塞满人的面包车旁边,“说好了,这车人我要这个数,少了的话,以后就没有合作了。”副驾驶位置上的人很不情愿的多数了两张红色票子给他,他才满意的离开。

身体有缺陷的不要,有烟疤文身的不要。身强体壮是进入“五百强”的硬通货。尽管年龄不一,但经过洪强的面试筛选,车里的人都符合标准。

出征“五百强”,每个人脸上都是义无反顾,视死如归的表情。留在三和的人,脸上像是在给出征的“壮士”送行:祝你们功成名就。

然而,第二天就会有八成人跑路回到三和,这种情况,只有洪强和老三和人才知道这里头的猫腻,所谓的“五百强”,只不过是一个个“黑厂”……而洪强就是这个“人才产业链”中必不可少的一环,在成为纽带之前,他也是“三和大神”中的一员。

曾经的洪强,也是众多工人中的一员。如今他在工人群体和工厂工头之间不停斡旋着,就好像三和一名“HR”。

已经有几年“工作经验”的洪强流利地报出一连串他以前所干过的工厂名字,大部分都不超过三天。

他给自己规定了找工作的原则:管理太凶不干;要穿防尘服不干;寝室有臭虫不干;车间气味大不干。只要在应聘时没有分到轻松的工位,扭头就走,这种事儿在三和被称为“一日游”。

有次,他在身无分文的情况下从惠州博恩光学厂走回三和,并且在贴吧里直播,这种近乎行为艺术的举动收获了一些吧友的喝彩和揶揄。

“封神”之路

在此之前,你可能没听说过“三和人才市场”,但在江湖上,关于这里的传说已不绝于耳。

所谓“三和大神”就是由于各种原因来到深圳的年轻人,又由于各种原因过着得过且过,且自认为“逍遥自在”的人的总称。

这些人大多数是抱着挣钱和闯社会的目的来到深圳这个创业者城市,企图靠自己的双手闯出一片天,当然,也有直接被人骗过来,又或者根本就是来混日子的人。

这些人最终汇聚在了一起,由他们组成了鱼龙混杂的三和。曾经洪强的生活就是三和大多数人的生活,极具普适性。

“走了,再也不回来了”,洪强这一走就是十几年。离开老家湖南时,他头也没回。

年少时,他的父母就外出打工了,由于缺少关爱,受教育程度不高,洪强便早早地离开学校步入了社会。因和父母大吵一架后,负气离家出走,他南下来到深圳,打算凭本事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。

来深圳的前几年,他跟着村里的亲戚打工。由于手头拮据、业余生活又枯燥,他在工厂里学会了跟别人去网吧。第一年,洪强还愿意找份工作干上个大半年。但从第二年开始,他就只愿意做日结工,当日收工当日发钱那种。

要知道,在深圳这样上紧了发条前进的城市里,每个人都加满了油在往前跑。因此大多数工厂的工作时间长,白加黑班轮着上,没有假期不说,还要不停地加班,洪强吃不了这苦,于是一次又一次地跳槽,期待着能找一份“心仪”的工作。

没有积蓄,又看不到希望,这样的日子过久以后,人就会对生活失去信心,最后,活下去的欲望逼迫着洪强选择在三和做日结工作。

起初,在同伴的带领下,洪强的第一份日结工作是服务员,13元/小时,一天做完他拿到了130元,当晚就进了网吧。

手握工资就是三和的“王者”,任凭怎么挥霍就是图个舒坦。之后的半年时间里,他又陆陆续续干过很多日结,服务员、快递、城管、保安、工厂临时工……慢慢的洪强已经习惯了这个环境,索性过着“做一休三”的日子。

“做一休三”的活法之所以能延续,还要得益于三和周边为他们这样的人度身定制的低端产业链。

第一是日结、小时工。只要愿意出点苦力,在三和片区16家职介所周边转悠转悠,找个日结、小时工不难。

第二是行李寄存点。实在没钱住十元店了,就把随身行李寄存在16家小杂货店里或专门的寄存点,2块钱一天,到了晚上就免费住“海信大酒店”(海信职介所门口广场)。

第三是小网吧。在景乐南北片区共有53家小网吧,娱乐休息两不误,上网1.5/小时,包夜8元左右

第四是十元店。在景乐南北119栋农民楼里,开设了83家十元店,有的一栋楼五层就有五家十元店,一个床铺10-15元,再奢侈一点一个单间20-30元,这些“三和大神”一住就是十天半个月,一点不奇怪,反正比租房要划算多了。

第五是快餐店。“挂壁面”4元一份,童嫂无欺,长期供应;炒菜5-7元,丰俭由人,绝不加价。

第六是杂货店。一切都是散着卖的,5毛钱的烟,一块钱的花生,一切按购买者钱包说话。

在这样的“专属产业链”下活着,人没有理想,对人生也没有规划,虚拟世界成了唯一的精神寄托。洪强在游戏里面买了车,买了房子,结婚,拥有万贯家财,这让他很自豪。

这种生活的常态是,早上4点,数以千计的求职者聚拢在海信、三和两座大楼之间,等待着一天的开始。洪强并不去找活儿,而是选择泡在网吧,享受着价值六块五的“挂壁三件套”(大水2元、挂壁面4元、红双喜散烟5毛)以及游戏带来的精神麻痹,直到花完手中的最后一张百元大钞。

……

长年累月深陷无尽的苦苦挣扎中,洪强有一天突然决定摆脱这个堕落的世界,换一种活法。

由于有一些日结工作经验,再加上对厂家和工人的熟识,于是他摇身一变,成为了开头那个站在凳子上吆五喝六的中介。

深圳折叠

事实上,三和并不是一个地名,而是位于深圳市龙华区景乐新村的一个人力资源公司的名称,但打工者都用它指代景乐新村那一片区域。深圳龙华(原宝安区)一个普普通通的城中村,这个城中村叫景乐南北,由119栋农民房组成,别看在关外,这119栋农民房倒还错落有致,整齐划一,比关内城中村的握手楼要好多了。

很难想象在深圳这样一座充满活力、惜时如金的城市会有三和这样一个地方,不管是路边大排挡还是星巴克,你常听到人们谈的最多的是成功与梦想,而在三和却是自由……

珠三角制造业的招聘信息在三和人才市场、海信人才市场,和周围一些小职介所进行汇总,大岁数是辍学的年轻人,在这里接受企业的挑拣,然后被打包,分装,近的去了观澜,布吉等区域,远的去往东莞,惠州,抑或是珠三角随便哪个工业小镇中的一条流水线。

根据海信市场门口的岗位介绍,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:深圳是个充满机会的城市,连最不需要技术含量的普工也能住上有空调、窗明几净的集体宿舍,吃上食堂营养可口的伙食,赚到四千到六千元不等的工资,只需交上三百块的中介费,这一切唾手可得——只是没人能解释为何这些厂永远都招不满人,去年在招人的是这些厂,一年后在招人的还是这些厂。

如果把珠三角这片世界大工厂看做一张大型游戏地图,以龙华新区的三和人才市场为圆心,周围的五百米区域是这款游戏的主城和出生点,对来深圳打工的青年来说,这里通常是离开家乡后的第一站。

在这里逃离老家,有喘息之地,还有日结。也因为日结,让他们在“干一天可以玩三天”的口号里渐渐切断和现实社会的联系。

缺乏社会归属感和存在感的一群人集聚在一起,他们生活在现实社会,却又游离在社会之外,当卖出身份证的那一刻,是成为“三和大神”的开始,也是他们丧失人格的开始……

“光”的那一面,深圳经济高速发展,2018年,深圳地区生产总值24221.98亿元,工业增加值9254.00亿元,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6168.87亿元,企业对于拥有高级技能人才的需求如饥似渴。

与“影子”这一面的三和相接,深圳被生生划成了两界,贫与富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,让许多人迷幻,仿佛一个空间存在的两个世界

他们有的人奋力而起,寻找在这片土地扎根的机会,更多的人,则没有目标,也并没有方向去努力。

消失的“盛况”

现在的三和,经过几年前该地区的治安整理,“大神”们的数量开始减少,如今已经难见 “大神”集聚,只有墙上的标语依然显示着当年的“盛况”。

有网友说:“一开始来到深圳的人,他们无非就是想把日子过好,认为只要努力就能出人头地,可是时间和事实证明,打工是打不完的,只会陷入死循环,所以一部分人妥协了,成了“三和大神”。这是一种消极的抵抗剥削,无力改变是因为一个人力量太小。”

确实,要改变“三和大神”这个地域夹缝中的特殊群体境遇,一个人的力量太小了。这期间,政府也做了大量的工作,提供更多适合他们的就业岗位,虽然相当大一部分人已经脱离了“大神”的群体,但是仍然有人心甘情愿去做“大神”。

要解决“三和大神”这个大问题,也需要多方作出努力:

从内部来说,首先要对这个群体进行思想教育或者心理辅导,要让他们从根本上意识到颓废下去并不是件好事。

其次,提供合理的帮助,给他们一条明路。进行一些职业培训,这种培训应当尽量免费且却对他们以后的工作确实有帮助。

从外部而言,对三和周边的环境进行整治很有必要。对黑中介、黑企、黑老板进行打击,维护工人的利益。

或许,很多人并不理解“三和大神”特殊的生活方式,但大神们也不需要他人去 “同情”和“怜悯”。实际上,谁又有资格去“同情”和“怜悯”他人?

中国部分城市的经济发展已经接近发达国家城市的水平,在物质极大丰富的环境中,很容易出现“低欲望社会”,年轻人退回到自己的房子里,对恋爱、读书、工作、结婚、买房、生子等人生失去兴趣,有泡面、电脑和手机即可过日子。这样的人生,与三和”大神”似乎没有多大区别。

虽然“三和大神”们会慢慢散去,但只要那些坚硬的“懒惰”现实还存在,或许在其他的地方还会出现更多的“大神”……

劳作经年数载,期盼功成名就,

千军万马入海游,顷刻兴亡过手;

鹏城几家名姓,三和无数荒丘,

未曾高就愁眉皱,苦作困兽犹斗。


上一篇:跨越十亿用户大关 ,Google Photos的四年征途

下一篇:揭秘伊朗挖矿:动荡依旧但机会来了

在线咨询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

在线咨询

免费通话

24小时免费咨询

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,座机请加区号

免费通话

微信扫一扫

微信联系
返回顶部